麻豆传媒映画视频赵佳美

麻豆传媒映画视频赵佳美

紫极宫最擅长的就是劫道天雷,少秀赛的守护大阵自然少不了这个。

只不过那是用来惩戒违规之人的,通常不致死,就算致死,也一定是遇到某种特殊情况,比如某个守护妖兽突然狂性大发,大开杀戒,为了确保赛事进行下去,一道守护天雷就可以解决问题。

但这一切,都必然是要紫极宫的人安排的。

什么时候轮到参赛弟子操纵了?

那一瞬间,银星罗汉彻底迷了。

为什么?为什么宁夜可以引动守护大阵的劫雷?

旁边那妙智仙尊到是看出些苗头:“好小子,怪不得之前取乌桓珠的时候做了那番布置,原来应在这儿呢。”

乌桓珠也是十大神器之一,不过已被宁夜之前取到手。

此珠并非由妖兽守护,而是由阵法守护,阵法没什么杀伤力,只不过一旦触动阵法,就会被传送出去,直接判定失败。

宁夜擅长阵道,轻松从大阵中取出乌桓珠,但在那之后,他还在阵里逗留了片刻,用幻术做了一个假乌桓珠放在那里。那时所有人都以为,宁夜是要故意坑人,让其他的竞争对手继续对这个已经没有宝物的地方进行尝试。

但只有妙智仙尊当时看出,宁夜的目的不是这个,他只是在掩饰自己做的另一件事。

只是当时她没明白宁夜的意图,现在却是明白了,笑道:“其实取乌桓珠的时候,所谓的放假珠,只是用来骗我们的眼睛的。”

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

“你说什么?”银星罗汉吃惊的看妙智仙尊:“骗我们?”

“对!”妙智仙尊很肯定的回答:“宁夜知道,有人不希望他收获太多。”

呃……

银星罗汉老脸一红,却还是道:“妙智,你把话说清楚。”

妙智仙尊这方道:“也没什么。负责守护乌桓珠的是一个传送阵,本身并不出奇,只是内中有无数节点,随便触动一个都会触发传送。重点不在于这儿,而在于此阵本身的威能,是比不上守山大阵的。”

守护乌桓珠的阵法肯定不能和守护整个紫极山少秀赛的大阵相提并论,所以正常情况下,这种阵法是不可能穿过守山大阵的。

之所以能穿过,还是因为阵法中留了后手,说白了就是权限。

所以当守护乌桓珠的传送阵发动时,权限作用,护界大阵不会阻拦,自然就被送出去了。

这刻妙智仙尊这么一说,众人恍然醒悟。

靠!

宁夜原来是利用了那个阵法的权限!

就是说他在制造假乌桓珠的时候,实际在偷偷的窃取传送阵的权柄——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能引动守护大阵的力量,降下天雷惩戒巨猿了。

我有权限啊!

当然,权限也不能随便乱用,如果巨猿没有违规击杀宁夜,那么宁夜也无法杀它。

银星罗汉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一时愕然:“所以……所以……”

妙智仙尊一笑:“没错,人家早就想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嘿嘿。玄雾师兄,岳师妹,你们这个师弟,不管天赋异禀,这心思也是玲珑得很呢。”

岳心萝哈哈大笑:“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师弟。”

玄雾仙尊则哼了一声:“心思是不错,可惜幻道水准还差了些,若是专心修我幻道,本可以不用死那只幻离兔的。”

他这也算是给银星罗汉一个台阶下。

此趟少秀赛,琅琊阁已是收获巨大,曾经对紫极宫的不满也在开心中消弭不少,这刻便故做大度,当然也有希望银星罗汉别再继续搞鬼的意思。

这边宁夜借劫道天雷击杀那巨猿,直接取其元神,收其血肉,却没有炼化吸收,而是将其血肉尽融于这禁绝古棍中。

这禁绝古棍之前注入了巨猿血脉,这刻吸收,威力更是有所提升。

至于那元神,宁夜则自己吞了,不仅提升修为,顺带着还能掌控这禁绝古棍——现在宁夜可以在少秀赛上使用此神物了。

这刻看了看天空,宁夜道:“此棍禁制已被解除,按照规矩,我可以使用。不过我这人做事一向留有底线。如果那件道兵之主不再玩阴的,我可以继续保持现有的手段去应对。若是它再违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已领众人继续走去。

只剩最后一件神器,也是最重要的一件,宁夜无论如何要到手。

这最后的一件神器,叫玉鲛珠,乃是一件水系神物,据说出自一只天赋极强的鲛妖,那妖死后凝结出此珠,被紫极宫炼制成一件三品法宝,后来就落到了紫极圣尊的手上。

紫极圣尊以此宝修行、入道,自身成圣的同时,也将此物联合成一件蕴含大道的神器,正因此,它虽然本来是水系重宝,但实则却是一件劫道神兵。

据说只要使用此神器施展的任何水系仙法,都能引来劫道天雷,至于劫道天雷的威力就看自己了。

紫极圣尊进入上界后,此物对他已无用,就留在了紫极宫,虽然不是紫极宫的镇派神物,却也是难得的一件大道神兵。

大道神兵即便是对九大派而言也没多少,九派素来是珍若重宝,这次也是为了少秀赛才拿出来。

对于紫极宫来说,别的神器没了虽然心痛,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玉鲛珠要是没了,那就真的是割肉刮骨之痛了。

这种情况下,宁夜可以想象,紫极宫绝对会想办法阻止宁夜到手。

玉鲛珠就在宝带河中央的一块大石上,那里有一个涅槃降下来的无垢巅峰大妖守护,实力极强。

当然宁夜不放在眼里,要不是因为众多大佬看着,幻术开,就算他自己都有把握从那大妖手中得到玉鲛珠。

宁夜之前来过几次,早就知道位置,只是那时准备不足,如今就剩这一件,自然再不犹豫。

一路上宁夜想过许多紫极宫的阻止之法,只是他千算万算,却终究没想到紫极宫最终的选择竟然是……

宝带河畔。

宁夜等一大群人看着河中央空荡荡石头,一时都是愕然。

“我了个操啊!竟然还有带宝跑路的?”风东林都忍不住骂出声来。

这一手也太恶心了吧?